贝琼

贝琼(1314~1379)初名阙,字廷臣,一字廷琚、仲琚,又字廷珍,别号清江。约生于元成宗大德初,卒于明太祖洪武十二年,年八十余岁。贝琼从杨维桢学诗,取其长而去其短;其诗论推崇盛唐而不取法宋代熙宁、元丰诸家。文章冲融和雅,诗风温厚之中自然高秀,足以领袖一时。著有《中星考》、《清江贝先生集》、《清江稿》、《云间集》等。

生平

  贝琼曾祖贝珪,宋理宗时由苏州徙崇德(今浙江桐乡),筑室语儿溪上,遂为史山。史山即殳山(今属浙江海宁双山乡)。贝琼约生于元成宗大德初,卒于明太祖洪武十二年,年八十余岁。少年时即颖悟,性坦率,不修边幅而笃志好学,博通经史百家。师事同乡黄次山、会稽杨维桢。元末世乱,隐居教授,往来于华亭(今江苏松江)、海昌(今浙江海宁)间,生徒云集。又曾主教幽湖(今桐乡濮院)朱显道家。48岁时始领乡荐,游京师,作《真真曲》,由此知名。时张士诚据平江(今苏州市),贝琼隐居殳山,累征不就。

  明洪武三年(1370),举明经,召修《元史》。同官李敏卿等称其叙事直而不徇。史成,受赐归乡。洪武五年,奉命出任浙江乡试官。次年,任国子助教,后改作中都国子监,教授勋臣子弟。与张美和、聂铉齐名,时称“成均三助”。曾叹古乐衰废,堂堂成均(官设学校),徒具其名,作《大韶赋》以寄感慨。在史馆,与金华宋景濂相友善,凡有著作,常互相推让。及景濂为司业,建议祀伏羲、神农、黄帝、尧、舜、禹、汤、文、武于天子之学。太祖拒不采用,而当时犹有赞同者,琼乃作《释奠》以解辩之,赢得识者之赞赏。其坚持正道,大多类此。洪武十一年,致仕归。翌年,卒于家,葬于语儿乡。

  贝琼有子5人,大多有文名。次子贝翱字秀翔,能诗,著有《平淡集》。

籍贯研究

  明潘廷章《硖川图志》载:殳山又作芟山,西山之西北六里,高二十余丈,周七里,桐辖也。《桐邑志》曰:殳山,因殳仙而得名。殳仙名基,得导引术入千金乡,相传宋时人,登此山数年,跌坐而化……其地历史,据《石泾小志》载:“汉代为由拳县西南境,三国(吴)后改属嘉兴,五代(后晋)时又改属崇德,明代宣德五年(1430)后划归桐乡。至1950年,殳山又划归海宁双山乡。

  从贝琼的诗可以看出,他可能就是海宁当时的殳山人,有《殳山隐居诗》为证:病客从教懒出村,两山一月雨昏昏。野花作雪都辞树,溪水如云欲到门。无复元戎喧鼓吹,试从田父牧鸡豚。来青处士时相过,犹是平原旧子孙。”

  光看此诗还不足以说明问题,殳山山麓有他的故宅与来青堂主陆容的遗址。殳山位于硖石镇双山村,分为东殳山和西殳山,东殳山也称史山。所《硖石图志》记载:“殳山在西山之西六里,高二十余丈,周七里,桐辖也。”桐邑志曰:“因殳仙而得名。殳仙名基,得导引术入千金乡。相传宋时人,登此山数年,趺坐而化,其徒收瘗惟巾氅云。”殳山上名胜古迹很多,据《桐乡县志》记载:“山上有潮音庵,又有殳仙石、铜棺冢、洗药池、炼丹台、藏兵坞、小赤壁、一滴泉、公主墓诸胜迹,山麓有明初贝清江故宅及陆容来青堂遗址。”1950年,桐乡县屠甸区殳山乡的七个村并入海宁县。20世纪80年代,已将殳山改为公墓。

  殳山原属桐乡,后改归为海宁。故说贝琼是桐乡人也没错,说他是海宁人更是没错。现殳山归属海宁的双山乡,那贝琼自然就是海宁人了。另外,他还写了《游殳山诗》:

  神人夜割蓬莱股,苍然尚作青狮舞。殳基得道此飞腾,烟火千家自城坞。前年盗起官军下,存者如星绕四五。我来欲置读书床,出入未愁穿猛虎。山寒月黑无人声,夹道长松作风雨。”

  从诗句来看,贝琼确实曾在殳山隐居。

贝琼的诗文

元代:贝琼

东风来日本,北斗辟玄枵。
坐并华榱荫,班违紫禁朝。
清觞陶令节,明烛炳通宵。
曲任蛾眉唱,香添鹊尾烧。
俗传傩逐厉,事类博成枭。
旧疾应全减,新欢且共要。
压城云暗度,侵幔雨斜飘。
红拆丛梅萼,青缄弱柳条。
明朝还献岁,更颂玉盘椒。

元代:贝琼

石鼓镌功元自缺,秦碑颂德久应讹。
一时篆籀今谁解,白发江南玉雪坡。

元代:贝琼

吴兴松雪真奇士,书到通神逼二王。
谩有儿童夸并驾,更无弟子得升堂。

元代:贝琼

退之作传聊为戏,子云草《玄》真好奇。
更有区区工画卦,强分奇耦学庖牺。¤

元代:贝琼

雁塔高千尺,东南远建标。江山留过客,日月记前朝。

铎受天风震,梯经劫火烧。四贤谁复继,千古意寥寥。

元代:贝琼

山僧住上方,高处更苍苍。不雨云烟湿,长春草木香。

削成看小朵,幽绝拟空桑。谩识跏趺处,白猿今亦亡。

元代:贝琼

白猿呼不至,洞口白云重。涧落经霜果,崖留挂月松。

相传来万里,独啸应千峰。碧玉环犹在,何人识旧踪。

元代:贝琼

地僻从吾放,山深少客过。
昏昏蒸酷暑,郁郁抱沉疴。
断酒愁为敌,抛书睡作魔。
云生空望雨,水涸不通河。
唱和闻蛙吹,遨游记鹤坡。
辋川移绝境,瀑布激悬波。
数子论新好,诸翁乐太和。
百篇齐屈贾,五字逼阴何。
共哂佯狂彻,焉知好辩轲。
冰壶清莫比,铁砚老犹磨。
公子时同载,将军夜不诃。
结交真有道,与物总无他。
每喜方舟坐,何烦信马驮。
秋风千户竹,宿露半池荷。
席赌藏钩令,亭邀窃药娥。
颇黎行冻蚁,玛瑙进寒鼍。
潦倒衣从湿,欹倾弁或俄。
胡雏能觱栗,汉女善颦婆。
对舞翻朱袖,群讴敛翠蛾。
纷纷方大噱,浩浩渐微酡。
壶中恒三马,诗成愧一螺。
如何弃俎豆,却复老干戈。
落雁长淮远,蜚鸿大野多。
死生俱异域,出处不同科。
泪泣荆人玉,肠回织女梭。
祇怜成肮脏,及此叹蹉跎。
室已如悬磬,门今信设罗。
凌霄萦小草,平地引危柯。
水鸟浮沉戏,林蝉断续歌。
分甘留白屋,身免束青緺。
晚牧幽湖上,春耕曲涧阿。
丹砂寻旧井,金刹过祇陀。
岂复同般乐,应知废切磋。
茫然感平昔,兴发强吟哦。

元代:贝琼

西施采莲处,所历已皆非。雁度轻阴去,人冲暝色归。

甲兵随地满,烟火隔林微。赖有杯中物,愁来为尔挥。

元代:贝琼

谩秃霜毫临北海,更求雪茧写兰亭。
也知不改无盐陋,浪抹青红斗尹邢。